惠而浦(600983.CN)

格兰仕24亿抢壳?控股“烫手山芋”惠而浦 白电风起云涌

时间:20-08-27 04:34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格兰仕24亿抢壳?控股“烫手山芋”惠而浦(600983),白电风起云涌

在短暂停牌两天之后,格兰仕要约收购惠而浦方案如期公布。

8月25日晚,惠而浦(600983.SH)发布公告披露格兰仕出具的要约收购方案。公告显示,这次要约收购股份数量为467527790股,占惠而浦已发行股份总数的61%,要约价格为5.23元/股,所需最高资金总额为24.45亿元。若此次收购顺利,格兰仕将成为惠而浦中国的控股股东。

8月26日上午,惠而浦股票复牌,早盘一字涨停,报6.96元/股,最新总市值53.3亿元。

家电产业经济观察家梁振鹏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对于每年营收规模两三百亿元的格兰仕来说,此次控股惠而浦付出的代价并不高。

“若此次收购完成,格兰仕顺利接手惠而浦,在中国市场长期面临亏损的美国惠而浦可以甩掉这个‘烫手山芋’,而格兰仕则可以借用惠而浦的壳推动自身上市进程。”他说道。

拟收购61%股份

8月23日,惠而浦发布公告表示,公司在8月21日收到广东格兰仕家用电器制造有限公司书面告知函,正在筹划部分要约收购事项,本次要约收购不以终止公司的上市地位为目的,但可能导致上市公司控制权发生变更。

惠而浦股票自8月24日早盘起停牌。两天后,惠而浦再次公告,并披露具体要约收购方案。根据方案,格兰仕拟以最高24.45亿元价格收购惠而浦61%股份。

据了解,这次收购范围是惠而浦全体股东持有的无限售条件流通股,其中现任第一大股东惠而浦(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合计持有惠而浦51%股份。合肥市国有资产控股有限公司持有惠而浦23.34%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不过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6月30日,惠而浦投资持有的约2.34亿股份存在限售条件,其锁定期至2017年10月23日结束,但截至今年8月25日尚未办理解禁手续。

格兰仕在要约收购报告书中表示,“本次要约收购不以终止惠而浦的上市地位为目的,若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惠而浦的股权分布不具备上市条件,收购人作为惠而浦的控股股东将协调其他股东共同提出解决股权分布问题的方案并加以实施,以维持惠而浦的上市地位。”

但同时格兰仕方面也指出,这次要约收购具有不确定性。“如果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收购人持有不低于上市公司51%的股份,将成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将变更为梁昭贤、梁惠强父子。如果预受要约股份的数量少于上市公司股份总数的51%,则本次要约收购自始不生效,所有预受的股份将不被收购人接受,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将不会发生变更。”

对于此次要约收购的目的,格兰仕表示基于对惠而浦未来发展的信心,并看好上市公司与自身的产业协同效应,拟通过本次要约收购获得上市公司控制权。公告显示,在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12个月内,格兰仕暂无增持或处置惠而浦股份的计划,且暂无改变惠而浦主营业务或者对惠而浦主营业务作出重大调整的明确或详细计划。

拟收购消息发布后,惠而浦中国相关负责人对外回应称,“惠而浦不会退出中国,惠而浦在合肥市拥有大量投资,对中国市场长期投入的战略初心不会改变。”

“烫手山芋”

资料显示,惠而浦中国前身是上市公司合肥三洋。2014年,美国惠而浦收购合肥荣事达三洋电器股份有限公司51%股份,合肥三洋更名为惠而浦(中国)股份有限公司。

据悉,当时美国惠而浦接手的合肥三洋已经是一个“烫手山芋”,不仅合肥市国资有参股,旗下三洋品牌的白电部分海外权益已卖给海尔,荣事达品牌的冰洗一度交给美的运营,此外上市公司与荣事达小家电商标授权商也纠纷不断。因此,业内大多数人并不看好该次交易。

但对于美国惠而浦来说,入华多年始终未能打开销售通路,希望借助合肥三洋的经销渠道创造奇迹。此外,合肥三洋在合肥当地的制造基地也是美方认为的重要资产之一。

不过,双方并未实现原计划预想的“1+1大于2”效应。因中美文化差异、策略不同等多重因素,包括金友华、章荣中等原合肥三洋高管陆续离开,惠而浦中国高管迎来大换血。近年来,惠而浦中国业绩持续下滑。2017年到2019年,惠而浦中国分别营收63.64亿元、62.86亿元、52.82亿元。

今年上半年,惠而浦中国实现营业收入21.56亿元,较去年同期下降2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6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9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为-1.30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44%。虽然净利润从一季度的亏损1.07亿元大幅收窄到二季度的亏损0.09亿元,但仍无法扭转亏损的局面和业绩下滑的趋势。

除了业绩惨淡外,惠而浦中国还面临行政处罚。今年8月1日,惠而浦发布公告称,公司于7月31日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安徽监管局《行政处罚决定书》,经查明,惠而浦涉嫌编制虚假的销售订单、少记销售折扣和营业成本、延迟确认销售费用、收入跨期确认等,影响了2015年度和2016年度营业收入和利润数据。

对此,梁振鹏认为,美国惠而浦在中国市场出现了严重的战略失误。据悉,早在十多年前,惠而浦就把其全部空调业务、热水器业务以及一部分小家电业务外包给苏宁易购。

作为零售商的苏宁易购,只能靠代工厂生产,在制造上不具优势,导致产品生产质量直线下降,常被市场监督管理局检测出不合格产品,最终完全透支了惠而浦的品牌信誉。此外,美国惠而浦原本把惠而浦定位为中高端品牌,但是零售商苏宁易购却打起价格战,让定位为中高端的惠而浦产品价格比国产品牌还要低。

“从惠而浦把相当一部分品牌授权给苏宁易购的那天起,就注定了美国惠而浦在中国市场会面临彻头彻尾的失败。”梁振鹏直言。

英国欧睿信息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惠而浦的洗衣机全球市场份额位居世界第二,仅次于海尔。但在国内市场,惠而浦洗衣机只能屈居第二梯队。据奥维云网数据,今年上半年,在国内洗衣机线下市场,海尔、小天鹅、西门子三强的地位牢固,松下、美的、惠而浦则成为稳定的第二阵营。

目前,惠而浦中国在冰箱、洗衣机等品类上仍具有一定优势,近年来在厨电业务上逐渐加大布局。而格兰仕的核心业务是厨电,但其白色家电业务一直没有打开局面,市场份额较低,因而惠而浦对于格兰仕而言有一定的吸引力。梁振鹏预计,格兰仕收购惠而浦后,会把占据惠而浦营业额一半以上的洗衣机业务继续做大。

格兰仕欲借壳上市?

作为继美的之后佛山第二大家电集团,格兰仕多年来尚未上市,其IPO进程一直是外界关注的焦点。由于没有通过上市融资来促进企业跨越式发展,导致格兰仕的业务发展速度比较缓慢。

数据显示,2017年格兰仕营收为200.92亿元,2018年营业收入为212.44亿元。同期,美的集团分别营收2419.19亿、2618.2亿元,目前总市值超5000亿元。

多年来,格兰仕给外界的深刻印象是“价格屠夫”,借助价格战将微波炉价格压低至199元、299元水平,虽然登上微波炉市场老大,但自己也没能赚多少钱。

近年,作为微波炉行业龙头品牌的格兰仕也加快多元化步伐,先后进军冰箱、洗衣机、热水器、厨电等产业。若此次收购顺利进行,双方或能借此实现主营业务品类之间的互补。

而这一系列的变化与新一代格兰仕管理团队的加入有密切关系。去年3月底,95后的梁惠强作为“创三代”,首次以格兰仕集团副董事长的身份亮相在格兰仕年会。同父亲梁昭贤当年一样,梁惠强进入格兰仕之后同样负责海外市场业务,并同时负责推动公司的数字化转型。

这位年轻接班人未来会给格兰仕带来哪些改变,备受大众关注。

不久之后,格兰仕正式宣布科技转型,并进入芯片、边缘计算和无线电力等领域。今年初,格兰仕再次发布重磅消息,宣布将投资超100亿元到开源芯片和工业4.0基地等项目中。格兰仕集团董事长兼总裁梁昭贤更雄心勃勃地提出,在2020年要“再造一个格兰仕”。

事实上,早在去年,梁昭贤就曾向外界表示,格兰仕将朝世界500强企业目标迈进,未来3-5年将达到超过1000亿元的年营收规模。并购显然是迅速扩大盘子的不二法门。

梁振鹏认为,如果此次收购完成,格兰仕相当于借壳上市,此后可以把集团业务打包注入惠而浦这个壳,从而实现格兰仕集团的整体上市,并且还可以获得惠而浦优质的冰箱洗衣机生产线,补齐在白色家电领域的短板,加快自身业务的发展。

但他同时表示,格兰仕接盘惠而浦后,仍有诸多问题需解决。“比如说,格兰仕能否顺利整合业务亏损的惠而浦,以及庞大人员规模的调整、部分生产线的去留问题。此外,如果暂停和苏宁易购之间的合作,需要赔付多少金额等等,这些都是格兰仕接手后需要面对的问题。”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